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大槐树

  发布时间:2015-09-24 09:46:03


    老家的祖屋院里,有一棵大槐树。是两棵主干缠绕着长的,总起来胸径也有一搂粗,枝繁叶茂,覆盖了整个院子,远远地望去,象一个大的伞盖罩在院子上面。村里人都说,这是我们家的风水树。

    爷爷说,这是棵革命树

    据说这原来是一棵一个主干的大槐树,不知道什么时间种的,听爷爷说,当时伐的时候有一搂粗。爷爷小时候,祖爷爷怕他长大撑不起家业受人欺负,就想让他练武。正好村里来了一个叫范记会的山东人,在村里大户家打长工,身手很好。太爷爷就让爷爷向他学习武术。当时村里人还不理解,说干点什么不行,学习武术有什么用。太爷爷说,练吧,练好好撑家。爷爷练得认真,师父教得也尽心。据说后来爷爷练成了,善于用一种叫做“刷”的武器,应该是一种双节棍,一根长棍上接一段铁索,铁索另一端连着一小段木棍。练起来,十几个人也近不了他的身。听村里的老人讲,除了一位在少林寺练拳的叫“老硬”的人外,爷爷的武功在村里数第一了。

    后来村里在范记会的组织下闹起了农会,爷爷因为上了几年私塾有文化,就成了村里农会的会计。

    一次村里来了土匪,是在东乡一个村抢劫后从我们村过河回老巢的。范记会便组织农会的民兵,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登上房顶,高喊,村里的长枪全部上房,短枪到村西头堵截。同时,还不停地更换地方,东开一枪、西打一枪。弄得土匪也不知道村里的武力怎么样,吓得摞下抢来的东西,过河跑了。东乡的大户听说被抢的东西让我们村的人给拦下了,便备了厚礼到村里慰问。唱了三天大戏,在村头立了块碑。我们村的农会在附近村出了名,一些小的土匪势力别说来了,就是经过也不敢从我村走。

    后来,运河西边镇上的日军和皇协军,到我们村抓共产党、八路军。听到消息后,农会赶紧通知并组织百姓出村躲避,农会民兵在掩护百姓撤退的过程中,村里的农会主席和范记会牺牲了。据说范记会是在掩护百姓撤退时中枪死的,农会主席是被抓住绑上石头投了村西的运河了。爷爷带着农会的帐跑到了内黄县的滑固--八路军的根据地才没有被害。

    日军和皇协军撤退后,村里的百姓陆续回到村里,收殓牺牲的范记会和农会主席尸体。由于当时的条件,没有钱买棺材,就把我们家的那棵大槐树伐了,做了两个棺材,把他们两个埋在了村头。解放后,县里调查烈士情况,就把他们两个的墓迁到了县城的烈士陵园。这时村里人才知道,范记会是个地下党,被组织派到我们村这一带做群众工作。用家里的大槐树给他做棺材,也算是为革命做了贡献。因此爷爷说,大槐树是棵革命树。

    奶奶说,这是棵救命树

    大槐树伐了以后,留下个大树桩,爷爷说当个凳子吧,树根就没有刨。第二年春天,从树桩的两边长出两根新芽,家里人谁也没有在意。两根新芽越长越旺,长成了两棵小树。家里就说,留着它、任它长吧。于是两棵小树就缠绕着长了起来。

    平时,家里人就在那个树桩上坐。渐渐地小树长成了大树,正好可以坐在下边乘凉。村里人都很希奇,家里人也引以为豪。

    三年自然灾害的年代,春夏之交的季节,地里的麦子还不能吃,家里早已经没粮了,村里的树皮、草根,所有能吃的都吃了,可眼看着白天越来越长,肚子饿得越来越瘪。因为营养不良,有的人得以浮肿病,怎么办呢?

    这时,奶奶看到了大槐树。这棵槐树我们这里叫黑槐树,应该是本地品种。不是结白色槐花的洋槐树,洋槐树应该不是本地品种。我们这里之所以叫黑槐树,我觉得主要是有这么几点。一是皮黑。树皮黑而粗糙,不象洋槐树树皮是土黄色或灰色的。二是叶黑。树叶是墨绿色的,树冠的树叶也非常稠密,大远看去整个树冠象是黑色的。三是种子黑。这种树结一种象芸豆角似的豆荚,里面有黑色的象蚕豆样大小的豆子。

    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什么东西只要吃不死人,再难吃也比饿死强。一大家子人,上有老、下有小,怎么才能渡过难关呢。艰苦最能锻炼人,也最能考验一个人的智慧和勇气。这些平时年月绝对没人想到的东西,这个时候成了好东西。

    于是奶奶便把大槐树上的槐豆荚用棍子敲下来,把外面的豆荚剥去,豆荚里黄绿色的汁液非常苦,用水一遍又一遍地冲洗,还是洗不净那种苦味。上火煮了以后又用水泡了两天两夜,终于没有苦味了。奶奶先尝了几颗,没事了才让家里人吃。就这一盆的槐豆,让全家人渡过了难关。村里人对奶奶的智慧和大胆尝试的勇气非常佩服。后来奶奶老说,这棵大槐树是棵救命树。

    姑姑说,这是棵长命树

    我小的时候身体不太好,听大人说,身体瘦,脑袋大,就象个大头萝卜。

    一方面是当时的营养跟不上去,没有什么奶粉、营养液,只能靠母乳,或是喝粥。大人都吃不饱,母乳也不充足。另一方面呢,是自己的肠胃不好,老是拉肚。听大人说,有一次,太爷爷抱着我在街里与人家说话,人家几个人端着碗在街里的饭市上吃饭,太爷爷脸朝外抱着我。当时我不知道什么激情,拉了太爷爷一身,顺着他的衣服向下流。围着吃饭的人一下子作鸟兽散,太爷爷半天才醒过神来,忙抱着我回家。

    奶奶、母亲、姑姑看我身体这样,怕我长不大,就让人算命。算命的人我命硬,不好养。为了让我长命,家里人想了很多办法,做了“百家衣”,还让我留了个小辫。

    “百家衣”就是要找一百个织布的布头做成一件衣服。现在这种衣服肯定做不成了,因为根本没人织布了。我小时候基本上家家纺花、织布,找一百个布头虽说不容易,但也能做到。做工也很讲究,要求把这一百个布头拼接成个小孩子穿的衣服,并且要把布头上的线都搓成小发辫,穿起来很象社火表演中舞狮子的狮子皮,都是两三寸长的小发辫。这件衣服我大概穿到上小学前,到学校怕老师同学们笑话才不穿了。因为平时我只要穿这件衣服,就有人笑话。

    留了小辫叫“八十毛”,寓意活到八十的意思。小的时候不懂事也没有什么,可一大了就觉得不方便。出去找小伙伴玩,老实的还可以,只是围着看;不老实的就不行了,老爱绕到我的脑后用手揪。看到人家光光 的后脑勺,我非常羡慕,期盼着早一天能剪掉辫子。经常缠着母亲问什么时候剪辫子,母亲回答说到八岁生日才能剪。可最终仍没能留到八岁,大概七岁多一点的时候我就自己剪了,为此还挨了一顿打。

    后来算命的说还得认干娘。这下家里人作难了。认干娘得给人家封礼,家里什么也没有怎么认呢。再说了,一旦认了,就成了一门亲戚,以后逢年过节,都得给人家去串亲戚,找不完的麻烦。怎么办呢?为了我的健康成长,先生让认又不敢不认,可认吧又实在作难。

    还是姑姑聪明,她说,干脆认大槐树当干娘吧,以后逢年过节就给大槐树磕头就行了。奶奶和母亲一听,觉得也挺合适的。于是我就认了大槐树作干娘,听说是姑姑抱着我给大槐树点了三下头算是认下了。从此以后,逢年过节,特别是稍大一点我就要自己端着好吃的到大槐树前给它上贡、磕头。

    所以姑姑见了我老说,老家的大槐是长命树。

责任编辑:张玉伟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1288163 位访客


Copyright©2022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