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原告杨XX诉被告杨X一、张XX健康权纠纷案

--从事合伙事务受伤其他合伙人应承担补偿责任

  发布时间:2015-09-23 10:42:49


    关键词:合伙事务 受伤 其他合伙人 补偿责任

    裁判要点

    合伙人在从事合伙事务过程中受伤,其他合伙人作为受益人,应承担补偿责任。

    相关法条

    《民法通则》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一百三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50条、第157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个人合伙成员在从事经营活动中不慎死亡其他成员应否承担民事责任问题的批复》。

    案例索引

    一审:浚县人民法院(2014)浚民初字第1380号(2015年4月2日)。

    基本案情

    原告杨XX与被告杨X一、张XX合伙做饲料草粉收购加工业务。2013年10月29日上午,杨XX乘坐由张X驾驶的四轮拖拉机押送加工好的饲料草粉从延津县往家中运输,途中车辆侧翻,发生事故,致原告受伤。被诊断为颅内损伤、脑挫伤、颅骨骨折、脑脊液耳漏等伤情。2013年11月10日,二被告支付了部分医疗费后不再支付后续治疗费用,由于原告家庭困难无力支付昂贵的医疗费,故依法起诉到浚县法院,称与二被告合伙经营饲料草粉,双方已形成个人合伙法律关系,在执行合伙事务中受伤,其他合伙成员理应对我的身体损伤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现请求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5万元(不含已支付的部分);二被告互付连带赔偿责任。

    法院审理查明:原告杨XX与被告杨X一、张XX系浚县善堂镇杨村村民,三人合伙收购草秸秆加工草粉。2013年10月29日上午,原告杨春福乘坐由张XX之子张X驾驶的四轮拖拉机回家途中,发生单方事故,原告杨XX受伤,导致其颅内损伤、脑挫伤(多发)、颅骨骨折、脑脊液耳漏等伤情。原告杨XX受伤后,当日被送至河南省某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支付医疗费63860.63元;2013年11月25日转入县医院住院治疗,支付医疗费5514.58元;2013年12月6日至2013年12月19日在浚县善堂卫生院住院治疗,支付医疗费2441.45元,先后住院共计47天,支付鉴定费2500元。经河南省某医学院附属医院诊断,原告杨XX的伤情为:1.颅内损伤;2.脑挫伤(多发);3.硬膜下血肿;4.颅骨骨折;5.脑脊液耳漏;6.头皮血肿;7.吸入性肺炎。2014年8月20日,经鹤壁杏苑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作出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杨XX,2013年10月29日不慎从高处摔下致多发性脑挫裂伤,硬膜下血肿,颅骨广泛骨折。经手术治疗后,患者病情稳定,遗留重度智能损伤,偏瘫,左下肢、右上肢肌力小于等于3级。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16180-2006)《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三级.4)条之规定,被鉴定人重度颅脑损伤后遗留偏瘫、肌力小于等于三级评定为三级伤残。二次手术费用二级医院约需15000元。被鉴定人住院前3周需3人护理;住院3周后及出院以后需2人护理。二次手术住院期间需2人护理。重度颅脑损伤医疗终结时间6-14个月。

    另查明,事故发生后,被告杨X一支付医疗费27000元,被告张XX支付医疗费17000元。2014年河南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8475.34元,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性支出5627.73元,农、林、牧、渔业职工平均工资为24457元/年。河南省机关事业单位出差人员伙食补助标准为省内30元/天。原告杨XX之母宋XX(1950年5月25日出生)婚后生育四个孩子。

    裁判结果

    浚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2日作出(2014)浚民初字第138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被告杨X一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杨XX经济损失48000元;二、被告张XX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杨XX经济损失58000元;三、驳回被告杨X一要求原告杨XX返还医疗费31000元的反诉请求;四、驳回被告张XX要求原告杨XX返还医疗费17000元的反诉请求;五、驳回原告杨XX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裁判理由

    在此次单方事故中,原告杨XX明知肇事车辆系私自改装车辆,且系自己提供,驾驶人张X又无驾驶资质,其自身存有一定过错,但其维护全体合伙人的利益而使自己受到人身损害,其他合伙受益人应在受益范围内予以适当补偿。鉴于事故发生后,被告杨X一支付医疗费27000元,被告张XX支付医疗费17000元,考虑本案实际及被告的家庭情况,以被告杨X一、张XX各补偿原告杨XX75000元为宜,扣除被告杨X一、张XX已支付的部分,被告杨留存X一再行支付48000元,被告张XX再行支付58000元。原告诉请超出部分,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

    本案中,对于合伙人在执行合伙事务中受伤其他合伙人责任的承担存在以下三种处理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其他合伙人及合伙组织对受伤合伙人不存在过错,无过错即无责任,让其他合伙人承担责任的观点没有法律依据。

    第二种意见认为,部分合伙人在执行合伙事务中受伤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应认定为合伙的债务,适用《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民通意见》第47条的规定,由合伙人按照出资比例或协议的约定,以各自的财产承担清偿责任,且各合伙人承担连带责任。

    第三种意见认为,合伙人共谋利益,共担风险不仅表现在合伙事务上,同样包括在合伙事务中出现的如成员受伤等情况。伤者系为全体合伙成员谋利益,作为合伙经营的受益人,应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

    本案的处理,首先要明确三人是否合伙关系?受伤者是否从事合伙事务?本案中其他合伙人承担的是什么责任?

    1.三人是否合伙关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50条规定:“当事人之间没有书面合伙协议,又未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登记,但具备合伙的其他条件,又有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有口头合伙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合伙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规定属于对个人合伙成立的一般构成要件,即通常情况下,成立个人合伙应当是两个以上公民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但在无书面合伙协议的前提下,就个人合伙关系是否成立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进行了规定。上述司法解释可以理解为两层意思:第一,没有书面的合伙协议,但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个人合伙情况进行了核准登记的,又具备合伙的其他条件的,可以认定为合伙关系。此处,个人合伙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登记,应视为特定的国家行政部门对个人之间的经济组织形式形成的一种确认,具有法定效力,可以认定个人合伙的成立。第二、在无书面合伙协议又无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核准登记,在具备合伙个人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的条件下,有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有口头合伙协议的,可以认定双方具有合伙关系。

    本案中原告为证明三人是合伙关系,提供了三份证据。第一份为2014年2月18日调查张XX的笔录一份。主要证明张XX和杨X一、杨XX合伙收购草秸秆加工草粉。2013年10月29日上午,由张XX的儿子张X驾驶四轮拖拉机,杨X一在押草粉车的路上发生事故,致杨XX受伤。事故发生后张XX支出一万六、七元,杨X一作为合伙人之一出了3万多元。

    第二份证据为证人杨X三的当庭证言。主要证明杨XX和杨X一、张XX合伙打草粉,是杨X一在医院里说的。

    第三份证据为证人李XX的当庭证言。主要证明在医院里,杨X一说杨XX花哪拿哪,砸锅卖铁也要给杨XX治疗,他们三个伙的。

    上述三份证据分别有两个无利害关系人的语言,还有合伙人之一的张XX的调查笔录,均从不同角度证明三人系合伙关系。因此,法庭依法认定三人为合伙关系是正确的。

    2.原告杨XX是否从事的合伙事务?

    诉讼中。原告杨XX向法庭提交的上述第一份证据就证明了张XX和杨X一、杨XX合伙收购草秸秆加工草粉。2013年10月29日上午,由张XX的儿子张X驾驶四轮拖拉机,杨X一在押草粉车的路上发生事故,致杨XX受伤。事故发生后张XX支出一万六、七元,杨X一作为合伙人之一出了3万多元。

    另外,庭审中两被告对原告杨XX受伤的事实经过和自己出钱为其治病的情况均予以认可,只是不承认是合伙关系。

    从上述证据和庭审调查可以看出,一方面三人中的两个都参与了这次工作,张XX虽然自己没有参与,但其儿子却做为司机驾驶了车辆。从这一点上可以认定这次活动是合伙事务。另一方面,出事后,二被告先后出钱为原告进行了救治,也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原告是在从事合伙事务。

    从上述证据可以证实原告是在从事合伙事务中受伤。

    3.其他合伙人承担的是什么责任?

    民事责任是指是民事主体违反了民事义务所应承担的法律后果。根据责任的构成是否以当事人的过错为要件,民事责任可以分为过错责任、无过错责任和公平责任。

    过错责任,是指行为人违反民事义务并致他人损害时,应以过错作为责任的要件和确定责任范围的依据的责任。我国一般侵权行为责任即采过错责任的归责原则。

    无过错责任,是指行为人只要给他人造成损失,不问其主观上是否有过错而都应承担的责任。一般认为,我国合同法上的违约责任与侵权法上的特别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即是无过错责任原则。

    公平责任,是指双方当事人对损害的发生均无过错,法律又无特别规定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时,由人民法院根据公平的观念,在考虑当事人双方的财产状况及其他情况的基础上,由当事人公平合理地分担责任。

    本案中,两被告对原告的受伤,均没有过错,明显不适用过错责任。无过错责任是一种合同责任或法律明确规定的特殊责任,显然本案既不能把原告的损失当做合伙之债来处理,也不符合特殊责任的规定,所以也不适用无过错责任。

    那么本案作为一种什么责任处理呢?

    《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

    《民通意见》第157条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均无过错,但一方是在为对方利益或者共同的利益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受到伤害的,可以责令对方或者受益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个人合伙成员在从事经营活动中不慎死亡其他成员应否承担民事责任问题的批复》也指出,部分合伙人为合伙人的共同利益,在执行合伙事务中受伤,其他人作为合伙经营的受益人,给予受伤合伙人适当的经济补偿,既合情理,也符合有关法律规定的精神。

    本案中原告所从事的是合伙事务,其他合伙人为共同受益人。现在原告受伤,作为其他合伙人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体现了公平原则所体现的精神,也体现了团结互助的社会公共道德和互助共济的社会责任。

    故本案中综合原告的损失和二被告的经济状况,依法判决被告杨留存X一再行支付48000元,被告张XX再行支付58000元是正确的。

责任编辑:张玉伟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1288283 位访客


Copyright©2022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2